新疆乐天派新疆乐天派网站内容----仅允许版主及特定人员发言----内容多为资料性质,相对固定FMO小行星搜索 → FMO的那段日子


  共有5005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FMO的那段日子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新疆高兴
  1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5552 积分:31954 威望:0 精华:33 注册:2004-04-10 01:33:40
FMO的那段日子  发帖心情 Post By:2007-08-10 17:30:12

FMO的那段日子


高兴 2006年3月9日

本文只适合那些了解或参与过FMO搜索计划的读者。

FMO——Fast moving object,它似乎比流星更具魅力,我甚至能感到它们悄悄的来,又悄悄的离去。也许是受到美国大片宣传的影响,它们虽然是些石块之类的东西,我却能感觉到它们的心跳和善意的亲密接触。

能去发现它们,和它们打声招呼,这对于我来说是多么渴望做的事情。


一、机缘

你是如何找到这个业余爱好者可以参与的搜索计划的?

有不少人问过我,每次我都是这么说——等我有了发现,我会写文章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2006年3月8日,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FMO PROJECT搜索计划就愕然终止了。

或许是这两年经历的类似打击太多,那种伤感并没有以前那么强烈,我每次都用天意弄人如法炮制的搪塞自己的心情。


是啊,那是件另人伤感的事,甚至觉得委屈,我是说周兴明先生的离世。2004年8月5日,噩耗从早上9点多的短信开始就不断让人确信那是真的。

也许有人无法理解,周大哥在中国业余天文届究竟有没有那么举足轻重的地位,之后我的经历告诉我,用任何言语来评价都不足以适合他的贡献。

其实自从他得了肝病后就很少目视寻彗了,他也早就预见到,用区区150毫米口径的折射镜根本不可能与国外的庞大的寻彗团队竞争。也许他的观念是从搜索SOHO彗星开始转变的,他结交了很多国际上参与业余发现的同好,他用他在SOHO发现上的实力和作风赢得了别人的尊重,他也从那些志同道合的国际朋友中了解到了SWAN、NEAT。

他是寂寞的,那个时候,国内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理解他做这些工作的意义,他甚至连个能交流的人都没有,但他是我所看到的那么坚毅,那么有洞察力和那么的执着。

在2002年的那个年代,全球参与SOHO,SWAN,NEAT项目的业余爱好者加起来也不超过30人,他是中国唯一一位在业余发现领域与世界同步的人,他的英文,日文,软件的使用都是自学的,国内很少有人能回答他所遇到的问题,那是位不得不让人越发尊敬的拓荒者。你越是踏着他踩过的脚印前进,就就越会为他的无畏的精神而感动。

周兄辞世时,有很多人表示要继续他的事业,当然这里也有我。曾与他的三次谋面和网络上无数次的请教使我比其他人更多的了解他的工作和目标,其实在2004年6月底我就已经开始了SOHO彗星的搜索,之后的没日没夜,终于在2004年10月21日换来了我的第一个SOHO发现,那时的我说实话是有服罪感的(甚至现在都有),总觉得只有用自己更努力的工作才可以对得起周大哥的知遇之恩和在天之灵。

很少有人知道,周大哥的遗愿是发现一颗NEAT小行星。所以在我发现第一颗SOHO彗星之后就开始在网络上漫无目的的寻找如何搜索NEAT小行星的方法。《天文爱好者》2004年第二期的那篇文章以及海宁格的网站成了我仅有的资料,挂着金山词霸在NASA,CBAT,MPC,JPL里瞎逛,那时的我对于小行星一窍不通,脑子里只有“NEAT”这个词,只要见到链接就点。

NEAT(NEAR-EARTH ASTEROID TRACKING)是隶属于NASA(美国宇航局)的一项近地小行星搜索及跟踪计划。参与该计划的天文台还有很多,其中就有SPACEWATCH,都和近地小行星有关系,所以什么LINEAR,CSS等等我都去访问过。在访问SPACEWATCH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连接到了FMO PROJECT网页,一开始并没意识到会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只是想看看有没有历史图片可以下载(受到SOHO搜索思路的影响),没什么发现就暂时先收藏起来。几天后,当我点到其中的一个DISCOVERIES网页里时,竟然发现了我所熟知的SOHO猎手迈耶和海宁格的名字,我突然意识到也许这里可以允许爱好者参与搜索。

几天后我开始认认真真的翻译FMO PROJECT的网页,爱妻给我了很大的帮助。FMO网页的英文相对比较简单,制作的很人性化,翻译起来并不痛苦,随着翻译的进行,我越来越意识到我找到了宝贝。

成功注册成会员后,2004年12月初,我开始了我的FMO搜索生活。


二、友好的气氛

一个月后,随着我发现了我的第三颗SOHO彗星以及我的处女作——《SOHO彗星搜索全攻略》的完工,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小行星的搜索上。我把FMO计划的事首先告诉了苏华和广东的叶泉志,当时苏华在SOHO搜索上已经有很好的势头(真怀念当时和苏华在QQ里交流寻彗经验的时光),加之我的FMO网站翻译也没有完工,苏的英文不是很好,就表示放弃了;叶的英文很棒,也爱钻研,很快就入手了。

心理想着中国爱好者能尽快发现小行星,来完成周大哥的遗愿,所以就加班加点的翻译,并于2005年2月公布在我的网站中(未得到FMO计划的同意,侵犯了版权)。不久,FMO搜索QQ群建立——呵呵,其实一开始就我和叶两个人。紧接着,我开始着手写《FMO搜索全攻略》。

惊喜发生在2005年4月1日,我没有想到还会有人仔细看我的网站中关于FMO的介绍和翻译。江苏南京的虞骏在看过27张图后竟然发现了颗FMO,最终认证后真不知该有多么兴奋,这是大陆业余爱好者参与发现的第一颗小行星。

随着消息的公布,国内开始有更多的爱好者参与到FMO搜索计划中来,FMO搜索QQ群里大家虚心请教,相互交流,毫不保留,这种友好的气氛让人欣慰。


三、热闹、警察

2005年8月31日,杭州学生丁舒珊发现了我国的第二颗FMO,但没有想到这竟然成了新闻媒体炒作的对象,一时间各种不符合实际的报道如雪片一样在网络上乱飞,甚至连中央电视台也卷入其中。苏州的陈韬、杭州的赵晋和我经过多次努力才至使事态没有向严重畸形的方向发展。此事所反映出来的“爱好者对于媒体的原则”以及“对待业余天文发现的态度、天文爱好者的责任和道德”等问题已经不容忽视。

FMO搜索QQ群几乎成了这次事件的牺牲品,大量盲目的中学生(甚至还有小学生)蜂拥入群,问一些无聊的问题,产生许多垃圾信息,有些干脆是虞骏或丁舒珊的个人崇拜者。

管理好群,建立完善的群规则,在那个时候成了比搜索FMO更重要的事。也因此,我和群管理员们与个别爱好者产生了积怨。

当然,这也应该是这个社会的发展规律,我已经早就有所预见,故也就无所顾及的放开手脚当我的警察角色,群规则也越规定越严格。

FMO PROJECT也受到了很大冲击,一时间大量中国用户申请注册,FMO管理员无法应付,并开始注意到我的网站的侵权问题,经过与FMO网管的多次交流,还是对我的做法给予了善意的认可,并因此而成为全球拥有二次看图权利的七人之一。

然而,琐碎的管理,当上了班主任,在NEAT小行星搜索中有了进展,这些都使我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进行专一的FMO搜索,看图的数量逐渐减少。也就在这个时候……


四、猝得,终了

我不否认我是个重感情的人,但总是装出冷酷的样子。当陪伴你一年多的角色退场的时候,你望者它,又能说些什么呢?

感谢你陪我走过了这一程,我会默默的想起你,我会衷心的祝福你,我会继续走下去,不让你失望。


附:我国发现过FMO的人员:

虞骏、叶泉志、丁舒珊、张学军、盛丽(2次)、傅朝明、陈韬、潘之辰、王川、李闯、高兴



欢迎大家光临我们的论坛!
支持(3中立(3反对(1回到顶部
星明天文台晴天钟